歡迎訪問酒泉統一戰線!
當前位置:酒泉統一戰線 >> 專題專欄 >> 統戰文史 >> 瀏覽文章

僑胞與祖國的共同抗戰

來源:本站原創  作者:佚名  2018年07月31日  閱:  字體:

近日,“共同的抗戰———海外僑胞征集援華抗戰史料匯展”在中國政協文史館舉辦,這是一個由中國政協文史館、全國政協港澳臺僑委員會辦公室以及2012年、2013年、2015年列席全國政協大會的海外僑胞首次聯手推出的史料展。展出的史料包括圖片、實物、回憶文字等,是多年來海外僑胞不斷尋覓、搜求的成果,凝聚著他們的心血和汗水,也記錄著他們的赤子情懷。

這次展覽的很多史料都是首次公布,為我們講述海外華僑積極參與抗戰的那些鮮為人知的歷史故事……

物力支援的愛國僑胞

蟻錦桐是14個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個,父親被日本收買特務暗殺時,他只有5歲。他是從家人的講述中知道父親的經歷的。

他的父親叫蟻光炎,是著名抗日僑領、泰國(時稱“暹羅”)中華總商會主席,后世子孫每次回憶起他,都會提到他的一句話:“我從家鄉來南洋時,只是空手而來,現在所有的財產都是從社會得來的,應該還給社會。”他的后半生堅定地實踐其“取諸社會,用諸社會”的諾言。

熱心教育的蟻光炎大力資助僑居地的多所華文學校,還專門為剛來泰國的華僑舉辦泰文補習班。在家鄉,他獨資創辦了南洲小學,并大力支持澄海中學、潮陽西關學校和汕頭海濱中學。

蟻光炎同情貧苦大眾,除了經濟施助外,他還把更多的錢財用在社會福利的慈善機構上,如中華贈醫所、天華醫院、華僑報德善堂等。尤其難能可貴的是,有些親友、家人曾有異議,說他捐獻太多,勸他多留一些給子孫,他總是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,強調為國家、為社會、為大眾,堅持“還諸社會”的原則。

蟻光炎在泰國僑界德高望重、聲譽卓著。1936年開始,他先后擔任了中華總商會主席、報德善堂董事長、中華贈醫所主席,還有潮州會館、火礱工會、天華醫院、華人學校等大批華僑社團的重要職務。他帶頭致力于中泰友好、社會繁榮、公益福利、家鄉救災、抗日救國等活動,為泰國社會和祖國故里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
中國全面抗戰爆發后,蟻光炎率先率領屬下拒絕為日商駁運貨物,帶頭拒賣暹米給日本,領導僑眾開展抵制日貨運動,沉重地打擊了日本的戰時經濟。同時,他通過組織義演、舞“救國醒獅”、號召素餐過年等形式,在僑胞中籌募愛國捐款,并帶頭認購救國公債,為祖國抗戰籌措了大量的外匯資金。

為解決祖國抗日戰士御寒之需,蟻光炎曾以華僑慈善機構“報德善堂”的名義,組織僑胞捐獻衣物,三天之內就把泰國的布匹買光了。滇緬公路開通后,他還帶頭捐獻卡車,發動華僑機工回國服務。此外,香港八路軍辦事處成立后,他曾通過宋慶齡、廖承志及香港華比銀行的渠道,向八路軍、新四軍捐贈卡車、藥品,并多次給予匯款支持。

抗戰期間,很多泰國華僑青年都赴祖國參戰,其中許多人都是經由蟻光炎的介紹和資助才得以成行的。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“我們都是中國人,救國人人有責”。

蟻光炎不僅積極發動泰國華僑,以財力、物力和人力支持祖國抗戰,還于1939年5月起回國,輾轉奔波于廣東、香港、重慶等地,除向國內國共兩黨有關方面報告僑情、捐款慰勞抗日軍民、謀劃救濟家鄉受難同胞和接洽溝通僑匯外,還提出“堅強抗戰,開發西南”的主張,號召華僑投資西南大后方,受到國內有關部門的重視和僑胞們的響應。

在20世紀30年代的泰國,執政的鑾披文當局實行親日政策,因此蟻光炎的抗日行動不免面臨更多的困難和阻撓。日敵、汪偽曾對他進行種種挑撥、利誘和威脅,要其停止抗日活動,均遭嚴詞痛斥和斷然拒絕。有好友勸其注意人身安全,蟻光炎答道:“若為國家僑社之事,則何處非險地,大義所在,余豈以生命自私?”最終,敵人即陰謀策劃了針對他的暗殺活動。

1939年11月21日晚,蟻光炎在曼谷耀華力路被日偽政權特務暗殺遇難,時年61歲。他在彌留之際囑咐家人:“我雖死,爾等免用痛心,中國必定勝利!”這句話后來在泰國華僑界廣為流傳。

積極參戰的熱血戰士

“空軍戰魂”高志航

2015年,高耀漢曾應邀參加中國政協文史館舉辦的“抗戰紀念活動海報展”,當時,辦展的華僑代表陳守仁請他講講父親的故事,高耀漢則風趣地說:“我父親(高志航)犧牲的時候我才兩歲,所有我知道的父親的故事,都是你們告訴我的。”

英年早逝的高志航是中國空軍王牌飛行員,抗戰期間被稱為“空軍戰魂”。

1920年,高志航投筆從戎,考入東北陸軍軍官教育班,后到法國學習兩年飛機駕駛,回國后在空軍任職。抗日戰爭期間,高志航任中國空軍驅逐機部隊司令兼第四航空大隊大隊長。

1937年11月21日,高志航奉命赴蘭州接收蘇聯援華戰機,轉場至河南周口機場時,部隊遭遇敵機空襲,傷亡慘重。高志航跨進座艙準備起飛迎戰,但座機發動不了,戰友勸他暫時避一避,他說:“身為中國空軍,怎么能讓敵人的飛機飛在頭上?”就在他們第三次開機時,密集的炸彈從空中投下,高志航連同14架飛機消失在一片火海中。

殉國時的高志航,雙手還緊緊握著飛機的操縱桿,時年30歲。

“空中戰神”張光明

在高志航任大隊長的空軍第四大隊中,還有一位“空中戰神”——八一四空戰英雄張光明。張光明是河北昌黎縣人,1931年日本侵占東北時,年僅20歲的張光明憤而投筆從戎,在北平投考空軍。24歲從筧橋中央航校第5期畢業,被派入空軍第四大隊。

1937年8月14日(即淞滬戰役)清晨,張光明所屬第四大隊駕霍克-Ⅲ型戰機緊急升空。此役張光明任高志航大隊長二號僚機,巡航于7000英尺高度,遭遇日軍九六式轟炸機群自5000英尺云下通過,高志航領隊發動攻擊,擊落6架日機,張光明也首開紀錄,擊落其中一架。

“二戰”初期,日德戰機都很先進,非英美戰機能比,何況中日空軍戰機數量懸殊。因此,當年中國的空軍戰斗機大隊,又稱為“中尉大隊”,因為剛畢業的飛行員陣亡速度太快,離開航校進入部隊,還沒來得及升上尉,80%就已陣亡。

張光明是少數抗戰期間從頭到尾都一直在出勤執行任務的飛行員。他有超過250次的出戰紀錄,其中70次以上是攻擊鐵道和倉庫等日軍地面目標,30余次“空中格斗”,共擊落日機4架,空中跳傘1次,負傷7次……他獲得空軍戰功獎勵無數,被譽為“空中戰神”。

家住美國洛杉磯的華僑張昭,是參加漢口空戰、駕蘇聯造伊-15型飛機與日本九六式飛機在空中格斗的飛行員張光明之子。

關于漢口空戰的故事,張昭都是聽父親講的。

“1938年2月18日上午9點,在緊急警報聲中,我們駕駛4架戰機編組起飛。不到3分鐘,就發現高空中十余架敵機正從后上方俯沖攻擊。第一輪交戰,我的三架僚機都中彈著火下墜,我單機與群狼展開生死戰斗,連續做翻滾飛行,伺機還擊。不料雪上加霜,我剛將頭探出座艙,飛行鏡就被強風吹翻,遮住左眼。我的雙手忙于操縱飛機,無暇扶正眼鏡,只能用一只眼與敵作戰,周旋在機場與漢水間上空。

沒有友機解圍,也沒有地面火力支援,我就決定采用對頭攻擊。正當我直飛剛剛達到一定的速度,突然有一日機從后方沖下,我猛然反向做揚角。對戰時敵機升高脫離,我加大速度做出有效的一擊。敵機冒出白煙,被我擊中。

突然又有一架敵機,于后下方偷襲,我機左下翼座艙前子彈箱頓時開花,失去平衡,左下機翼有斷裂危險,我馬上減速,傾傾斜斜迫降機場。

經檢查(飛機)共中彈210多發,大多在機身左下翼及腹部。最危險的三顆,打在保險傘的坐墊里。再高半寸,我就臀部開花,尤為驚奇的是,前面子彈箱開花,機腹兩側中彈多發,而我的雙腳雙腿都沒有中彈受傷。真是幸運,天佑我也。”

華裔空軍黃潮惠

“二戰”期間,新西蘭海空軍作為英聯邦軍隊或者盟軍的一部分進行作戰,為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在新西蘭皇家空軍的抗戰戰士中,僅有兩名華裔作為新西蘭皇家空軍飛行員參與“二戰”,黃潮惠就是其中的一位,也是當時唯一一位蘇格蘭第二軍團的中國人。

黃潮惠(又名比爾)1921年出生于新西蘭的克賴斯特徹奇市,1930年由于父母收入有限,生活非常艱苦,他和弟弟喬治被送回中國老家———廣東省增城縣瓜嶺村,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。

由于日軍的侵略,1936年,黃潮惠的母親借了一筆錢將孩子們接回新西蘭,由于付不起高昂的學費,黃潮惠不得不開始找工作。1937年8月,國內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,黃潮惠和弟弟喬治在奧塔哥華人社區幫助籌集資金,同時每周從自己的收入中拿出錢來,為中國的武裝力量和難民購買醫療用品、服裝、食品和日用品。

據弟弟喬治回憶說,他們起初每周捐獻2先令,到了20世紀40年代時,已經增加到每周10先令。當時還是年輕人的他們四處收集捐款,發布通知幫助抗戰,還參加協商和游行。

1941年,黃潮惠加入了新西蘭軍隊,參加了達尼丁的肯辛頓地區訓練后,被派往愛丁頓地區的軍營,進行了3個月的操練、行軍、武器使用和卡車駕駛等基本訓練,之后,他又被派往蘇格蘭第二軍團。因為不是土生土長的蘇格蘭人,黃潮惠又被轉派到博納姆的奧塔哥第一軍團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黃潮惠的多數戰友都被派往海外前線,而他則同那些已婚的新兵一起留在了新西蘭,后來被派到距離巴爾克拉撒幾英里的懷韋拉南部營地,在食堂工作,為那些入伍的已婚軍人們分發香煙。

用黃潮惠的話來說,他從一個營地被“拋”到另一個營地。后來,他自愿加入了新西蘭皇家空軍,先后被派往不同的地方。也因此,在新西蘭各地的陸軍和空軍軍營里,他結識了許多中國僑胞,與他們成為了一生的摯友。

戰場后方的巾幗英雄

“駝峰天使”黃歡笑

黃歡笑1912年出生于廣東新會市,童年隨父母移居澳洲,畢業于香港瑪麗醫院護士學校。

1941年12月7日,日軍偷襲珍珠港,太平洋戰爭爆發,12月8日,日軍進攻香港九龍,黃歡笑正在九龍廣華醫院實習,她親眼目睹了日軍犯下的累累罪行。在香港,駐云南的美軍第14航空隊特別需要懂英文的護士,幫助護理那些從浴血的戰場上下來的盟軍士兵……

聽到這個消息,滿懷一腔正義的黃歡笑沒有任何猶豫,毅然踏上了她人生新的路程,經過艱難困苦的跋涉,黃歡笑到了云南昆明,成為美軍第14航空隊的一名護士。

在美軍醫院,黃歡笑細致的、充滿愛心的服務得到了傷員的好評,也一次次得到醫院的表揚和肯定。

1944年,一批美軍護士來到昆明美軍醫院,黃歡笑和其他香港護士被調到桂林美軍醫院。同年6月,侵華日軍調集了10余萬兵力大舉進攻衡陽,以期打通粵漢路。雙方激戰47天后,8月衡陽失守。日軍旋即進逼桂林,醫院里的護士們陸續被分到成都、重慶等內地美軍醫院。唯獨黃歡笑被分回云南,到了靠駝峰航線最前線的美軍第14航空隊云南驛232醫院。

位于滇西高原和橫斷山脈相連的云南省祥云縣的云南驛,是當時美國飛虎隊老兵云集之地,進駐這里的飛虎隊員人數高峰時期超過3000名,它是美軍飛虎隊的重要基地,也是史稱“駝峰航線”上的重要驛站。

1944年9月,黃歡笑剛到云南驛美軍醫院時,那里曾有過幾位中國女護士,但后來都調走了,醫院就只有黃歡笑一個女護士。她和二三十位美軍男士一起工作、一起戰斗,直到抗戰勝利,成了盟軍中“一花獨秀”的“白衣天使”。

在這種極為獨特的環境里、在這偏遠的云南高原上、在反法西斯的戰火中,黃歡笑和美國飛虎隊的飛行員、美軍醫院的同事們,和中國遠征軍的軍人們一起,用青春、用熱血、用愛,共同譜寫出一曲中美人民共同抗擊日本法西斯的勝利凱歌,她也被大家譽為“駝峰天使”。

“當代花木蘭”李月美

1918年,原籍廣東臺山的李月美出生在馬來亞檳城一個華僑家庭,父親是一名華僑商人。李月美自幼在當地華僑學校讀書,接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熏陶,中文學習成績優異。慢慢地,李月美長成一米七多的高個子,像個英俊的小伙子。她的社會活動能力較強,興趣廣泛,尤其喜愛文娛體育,能歌善舞,還學會了開汽車。

抗日戰爭爆發后,在愛國熱情的驅使下,李月美和同學們熱血沸騰,積極行動起來,組織宣傳隊進行義演,上街賣花、抵制日貨,還組織女子籃球賽,將募捐到的款項交給籌賑會,支援祖國抗日救亡。

1938年10月以后,中國東南的海陸交通均被日軍切斷,新開辟的滇緬公路成為運輸國際援華物資的重要通道,被稱為“抗戰輸血管”。這段公路全長1146公里,崎嶇艱險難行。

1938年底,廣州淪陷,香港通道被阻。積存在港的大批軍火,除部分改由安南運入廣西外,大部分移往仰光,準備由滇緬公路運入云南。

滇緬公路工程初竣,急需大批汽車司機和修理工(通稱“機工”),國內駕駛人員也奇缺,因此,西南運輸處致電向南僑總會主席陳嘉庚求援。陳嘉庚立即以南僑總會名義發出通告,號召華僑青年回國服務。南洋廣大華僑青年踴躍報名參加,掀起了抗日救國的熱潮。

李月美被這股愛國熱潮所鼓舞,也興致勃勃地前往籌賑會報名,卻因不招收女機工被拒絕。李月美心里不服氣,她想起在華僑學校讀到的中國古代“木蘭從軍”的歷史故事,于是有一天,她瞞著父母,穿上弟弟的衣服,到埠頭報名應征。李月美高挑的身材、洪亮的嗓音和潑辣的個性,任誰也沒有覺察到這是一個女扮男裝的僑工。李月美終于以一個中華鐵血男兒的身份,踏上抗日救國的征途。

1939年2月至9月,在南僑籌募總會的號召下,3193名汽車駕駛人員和技術工人參加了南洋華僑回國機工服務團(簡稱南僑機工),歸國參加抗日救亡運動、共赴國難。在滇緬公路上服務的機工一半以上是華僑,他們為滇緬公路的暢通作出了突出貢獻,被譽為“神行太保”。

1939年2月,李月美一行走了幾天幾夜的海路,在安南上岸,又經過幾天幾夜的陸上顛簸,乘火車到達祖國大西南重鎮——昆明。在昆明經過軍訓后,被分配到總部設在貴州的“紅十字會”當司機。不僅當好自己司機的職務,李月美更是以一個女性的全部溫柔,投入到救死扶傷的行動中。戰場搶救傷病員,軍運線上搶運醫藥、武器,到處都有她的足跡和嗓音。在紅十字會里,誰都認識“他”、贊揚“他”,但誰都沒有想到,“他”竟然是女扮男裝。

很多歸國機工對滇緬公路印象最深的就是路況,1939年1月才全線通車的滇緬公路路況極差,運輸條件十分簡陋。這條路山高、路窄、坡陡、彎急,晴天時,車輪過后塵土飛揚如滾滾黃龍,雨季時,到處是爛泥、陷坑,或者邊坡塌陷、山巖塌方,碰到打滑陷輪時,機工只好自己去動手砍樹、抬石頭把車輪從坑中想辦法抬出來。碰到塌方或者車子拋錨時,就得停在荒山野嶺,食宿無著落,不但要看管好所運物品,還得防止遭到野獸襲擊。滇緬公路一線還是有名的“虐瘴區”,瘧蚊猖獗、螞蟥成群,還有數十種毒蛇出沒。

路況復雜只是滇緬公路難走的一方面,另一方面,日寇為了切斷這條中國對外交通的“大動脈”,曾經派出大批飛機對滇緬公路進行轟炸和掃射,每當敵機來轟炸時,南僑機工們只好跑到山林中暫避,等待敵機走后才繼續開車。

1940年的一天,李月美就因公在滇緬公路一急轉彎處不慎翻車,身負重傷。幸虧過路的南僑機工車隊及時發現,海南籍南僑機工楊維銓奮力搶救,把她從壓扁了的駕駛室中搭救出來,馬不停蹄地送往醫院急救。直到此時,周圍的人們才發現這位司機原來是個女兒身,無不動容。

此事經媒體披露后,轟動一時,李月美被譽為“當代花木蘭”,何香凝還曾題詞“巾幗英雄”相贈。后來,李月美改當護士,成為白衣天使,直至抗戰勝利后復員回到馬來西亞。

(作者:李冰潔本文史料由中國政協文史館提供)


責任編輯:酒泉統戰
中共酒泉市委統戰部主辦 地址:酒泉市肅州區富康路29號市政大廈西8樓 郵編:735000
© 2014-2018 中共酒泉市委統戰部版權所有 隴ICP備17005431號-1
技術支持:甘肅雨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
二維碼
部長信箱
36选7开奖结果